害怕构建关系

分手了
准确地说 被劈腿了所以分手了

死活想不起lofter是哪个关联登陆
把自己两个微博两个qq和邮箱都拿出来登了一遍
累死我辽

这里真的是垃圾思想聚集地 就像我跟cjl说的一样

打开qq 看到詹熹前任访问了我
我空间好看吗
(...)

Q突然发现了我。她回过眼神继续走到座位上,然后转过身给了我很多挥手,笑出了下颌角、鼻翼和小酒窝。我也给了她很多挥手,不知道我是不是笑出了双下巴和苹果肌。
我认识Q的时候毫无准备,就是那种习惯性地觉得我朋友不会带来什么特别的家伙帮忙。见到Q以后,我习惯性地觉得这种特别的家伙可能不会想和我有什么来往。后来每次见到Q,她给我一串挥手和嗨之后,我的朋友总是习惯性问我:她叫什么名字?你怎么认识她的?
我昨晚见到Q,我对我朋友说。Q涂了红唇,她又薄又尖锐的嘴唇抿着深红,她问我要把花给谁。她涂过粉底的脸有点浮粉。
我朋友问我,那就是大家说的那个Q,对吗?初中在某中读,对吗?我说我不知道这些。
我朋友说,Q真美,真漂亮。我说她很可爱,她感冒的时候妈妈给她煲了汤,她问我感冒可不可以喝鸡汤。太可爱了。
我的思绪神游万里。Q双腿纤细,膝盖小小,站在台上唱歌。我想起我向外张望,黑色的玻璃衬着Q白色的脸,白得有种答题卡的感觉,眼帘垂下,遮住了答案。小说里说,想把你的长头发放在我的床上,假装你造访过我,何况Q带来的保温杯塑料盒水果和笔盒。假装你在我的桌子上开过野餐会。Q在我的桌子后转身,给我一串挥手。
Q问我,花要给谁?我说,给一个买了花的学妹。我想说,你想要吗,我心灵手巧,我会扎花。我可以送花给你,你喜欢吗?
Q头发飞散,睫毛好像准备说出答案,眼睛好像准备唱出诗歌,头发末尾准备开出淡栗色的玫瑰花。我知道她用的睫毛膏和美瞳的牌子,知道她去哪里烫的内扣,但是此时我看不见,想不起来。
她妈妈给她煲的鸡汤,我也喝了一碗。她说她不能喝太多,她感冒了。我说我家里也很喜欢煲汤。我爸爸会煮浓浓的羊肉汤,是冬天的味道。我爸爸说世界上美丽的事情那么多,你不要用刀子割手腕了,自杀和同性恋都是会下地狱的,上帝的意思就是自杀就像性变态一样值得谴责。我说好。后来我还是哭了,我把爸爸推出门,用指甲深深掐进手腕里,手腕留下了很多暗褐色的疤痕。
Q站在台上唱歌,她的声音被男声完全盖住,还有一点儿甜蜜的尾音漏出来。我看见她纤细的腿,她的膝盖。她开着玫瑰花的头发。我手里握着我的花。她离我好远。所有人都能看见她。
我在她面前感官封闭,气息倒流。她的头发飞散,Q。我手里攥着自己的眼球,湿漉漉的。我的感官全部封闭,我的手在出汗,我走投无路。我让星星陨落。我发起洪水。我燃起烈火。我的身体是火、玉和肉。她说我的手指真好看。我的手腕布满疤痕。我听不见任何声音。
我朋友问我,你知道吗,她以前有过女朋友。她是同性恋。我说,不知道,真的没听说过。真的吗?
我想起眼泪好像要把我血液抽干的凶狠,想起史前把女人比作花朵的俗套,想起你淡栗色的玫瑰的头发,想起我黑色的抑郁和你白色的等我作答的样子。
你闭上了眼睛,就像最后一朵玫瑰凋谢后的山谷。
我照做了。

我的眼睛极好,我能目及万里。
三楼楼梯口有一对情侣,我认识他们,男的叫做梁鹏飞,十二班,女的叫做周颜瑜,三楼的。他们每天见面神情就像牛郎见到织女,款款深情岁月静好。我还知道别的,这是“三楼楼道口的那对”,还有“隔壁欧阳的那对”,下边还有“陈奕迅和他女友”。
我觉得很奇怪,人能这样可怕而简单地符号化另外一个人。一个正常人有206块骨头,180米肠道,12万根头发,两个人加在一起这些数字会翻一倍。但是他们会被简单概括成楼道里一个有两个头的怪兽,没人想知道他俩分别叫什么名字。中国有十三亿人,哪能知道那么多,笼统概括一下都是龙的传人都是炎黄子孙将来都要做国之栋梁光宗耀祖,每天大家都饭前刷牙便后洗手注意个人卫生,拥护领袖热爱祖国十三亿票通过赞成。我们的国家充满希望,绝不会有《美国人》里那种空虚的资本主义青年,像我这样花开落泪花落惊心的封建主义女孩迟早都要被改造。
我们只是小人。视线来自万里之外,把我们都丢进浩浩荡荡的天皇万岁里,随波逐流,使我不再是我。符号统治一切。
我的眼睛极好,我目及万里。我爬山回宿舍,眺望我男友的宿舍,白色的灯光被黑暗剪成方块平贴在楼层外面,不见人影。尖顶的楼像钟楼,像塔楼,像莴苣公主住的楼。
我目及万里,却还是看不见我男友在哪里。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我试图想象我男友,他是不是也躺在床上,他是不是摘了眼镜。画画教给我一种纯粹愉悦的线条式的思考方式,我抛开问题和回答,我的思绪从我男友的额头流到下巴,我目及万里。我知道梁鹏飞为什么乐此不彼地要见他的女友,他的视线在女友脸上身上流过,符号就被他的视线融化,他女友活生生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我知道我每天这样想念我男友一小会,不用很久,即使认识他的一万个人眼里他由扁平的文字和符号构成,但我却知道他眼睫毛大约有我的小指甲这么长,鼻子上因为干燥小小地起皮,下巴上长了一颗痘,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斤左右,分两次用力能把我抱起来,他就会从死灰的记忆里醒过来,变得丰满。这时候周颜瑜和梁鹏飞在一起,我也和我男友在一起,我目及万里,法力无边。

5

总是还没想好自己想要什么就仓皇地接过来
不可能断舍离 也没有多余的感情可以分了
我就是相当不会照顾人

.

好烦啊麻烦我不开心的时候leave me alone

哪一天如果真的结束了还不是你们杀死的我吗

©
/ Powered by LOFTER